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English
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8年4月2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问:4月19日,古巴新一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正式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卸任国家元首,原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当选新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中方热烈祝贺古巴选举产生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尊重和支持古巴人民的选择。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已分别致电劳尔·卡斯特罗同志和迪亚斯—卡内尔同志表示祝贺,李克强总理也已向迪亚斯—卡内尔同志致贺。中方领导人高度评价中古政治互信,表示愿同古方领导人一道努力,不断拓展两国合作广度和深度,努力创造属于新时代的中古友谊光辉业绩。

  中古友谊深厚,合作基础坚实。我们衷心祝愿古巴社会主义发展道路越走越宽广,相信有风格、有担当的古巴将继续在国际和地区舞台上发出响亮声音。

  问:第一,据报道,本月早些时候,3艘澳大利亚军舰在穿越南海时遭遇到来自中国军舰的“挑战”。中方能否介绍具体情况?第二,澳大利亚政府称,澳方拥有开展“航行自由”的权利,并将在未来继续行使这一权利。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不清楚澳方提到的“挑战”具体指什么。这个问题请向国防部了解。

  关于第二个问题,中方一贯尊重并积极维护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如果澳方指的是依据国际法所享有的正常航行自由,这没有任何问题。如果澳方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其他想法,我们希望澳方还是要正视现在南海形势趋于稳定向好的势头,同中国以及其他地区国家一道共同努力维护好南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为这个地区多注入一些正能量。

  问:第一,据报道,印度总理莫迪本周在伦敦称巴基斯坦是一个“恐怖主义出口工厂”。中方对此有何评论?第二,下周一在北京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外长会是否会讨论反恐议题?中方是否会在会议上支持上合组织成员国采取措施打击其领土上活动的恐怖分子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恐怖主义是国际社会公敌,各方应加强协作,携手应对。我们希望国际社会积极支持巴基斯坦的反恐努力,继续同巴方在反恐领域展开有效合作。

  关于第二个问题,维护地区安全稳定、促进成员国共同发展繁荣是上合组织的宗旨。成立以来,上合组织始终把安全领域作为重点合作方向。即将举行的上合组织成员国外长会议将就各领域合作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我们希望并相信各方将以本次会议为契机,大力弘扬“上海精神”,巩固睦邻友好和团结互信,凝聚更多合作共识,共同推动上合组织取得新发展。

  问:新加坡总理李显龙18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征收单边关税并非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必将严重损害基于规则的多边体系。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19日在出席IMF和世界银行春季年会时敦促各国摒弃贸易保护主义,称事实证明单边贸易限制政策是没有用的,各国应共同努力解决贸易分歧。中方对上述言论有何回应?

  答:我看到了有关报道。我也注意到李显龙总理在这篇文章中还表示,贸易逆差问题是由国内原因引起的,当国内消费大于生产时,就会产生贸易逆差。贸易限制措施既不是造成贸易逆差的原因,也不是解决逆差的方案。中方一直认为,贸易不平衡问题当然要解决,但是不能找错原因,更不能开错药方。历史已经一再证明,封闭最终只能走进死胡同,只有开放合作,道路才能越走越宽广。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问题,我们已经多次明确清晰和坚定地表明了中方立场。这是一场多边主义同单边主义、全球自由贸易同保护主义的斗争。国际社会应共同维护以自由贸易为基石的多边贸易体系,共同努力促进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持续复苏。

 

  问: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19日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业进行间谍活动,以提高中企竞争力并促进政府利益。报告点名华为、中兴、联想三家中国企业。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你提到“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称中国政府“可能”支持某些活动。又是“可能”?!如果美方政策都建立在各种“可能”的无稽之谈基础上,这既极不负责任,也是极其危险的。

  我刚刚看到了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他提到,近来他感到困惑,时常问自己,现在的美国还是他以前认识的那个开放、自信、乐观的美国吗?我想很多人都有同样的疑惑。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今后中美关系怎么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今天双方选择以何种心态去看待自身、看待世界、看待不断变化世界中的中美关系。如果任由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支配我们,那么目之所及都是陷阱和阴谋。如果抱持更加积极和合作的心态,我们就能洞悉新趋势,抓住新机遇,并且将挑战化为机遇,为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希望美国国内的一些人能够刷新他们的国际关系理念和观念,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而不是逆潮流而动。

  问:据报道,美国财政部正考虑采用紧急权力法和进行安全审查改革来限制中国在美敏感投资和公司收购。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最近美国动作很多,一会儿指责中方强迫美国企业转让技术,一会儿又惊呼中国高科技领域发展威胁美国家安全,说到底是暴露了美方“只有我可以有,就不允许你有”的霸权心态。

  必须指出,美方频频以国家安全为由对中美高科技领域贸易投资活动设限,显然是以国家安全之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在中国,苹果手机等产品随处可见,我们不觉得是威胁。但是在美国如果有人买了华为手机,在美国一些人看来,就成了威胁美国家安全的严重事态。作为世界上头号强国和科技强国的美国,难道已经果真脆弱到如此地步了吗?

  美方一方面要求中国更大开放市场,另一方面又以国家安全为由频频对中国正常贸易投资活动设限,不符合市场规律,不符合国际规则,也不符合美方一直挂在嘴边上的公平、公正和对等原则。大家看得都很清楚,美方之所以以国家安全为由打压中国科技发展进步,实质是非常无理的经济和科技霸权行径。美方应当清楚,科技进步应服务于全人类的福祉,而不应沦为某个国家推进霸权的工具。

  去年中国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7.5%,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了30%。中国正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国科技创新发展的步伐不会因为某些噪音和干扰而停滞。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