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相关链接 English
首页 > 使馆活动和最新信息
杨洁篪外长在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的精彩答问

   (2010年2月5日,慕尼黑)

  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以全球安全领域的“达沃斯论坛”闻名于世。2月5日,杨洁篪外长在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发表了《变化中的中国与世界》的演讲,并回答了提问。摘要如下:

  主持人:外长先生同意回答几个问题。我们先请来自巴黎的François(音)先生提问。

  问题一:谢谢部长先生。您刚才的演讲内容丰富,极有见地。我的问题是关于美中关系中的台湾问题,这个问题您在演讲中几乎没有谈及。中国已就美宣布对台军售采取相应措施,这些措施比以往美国对台军售后中国所采取措施更加严厉。你们这样做是因为中国感到自身更加强大了,还是因为你们认为此次美国对台军售数额更大、影响更恶劣呢?

  杨外长:中国是不是感到自身更加强大了呢?是的,中国是越来越强大。同时,中国是不是感到自身在社会和经济发展方面还比较薄弱呢?我想答案同样是肯定的。

  我有点出汗,不是因为紧张——我回答类似问题已经不知道多少遍了——而是因为这里的暖气实在太足了。在中国的长江以南地区,很多人冬天供暖还是个难题。而欧洲许多地区从地理上看,相当于中国的南方地区,所以如果你们想和我讨论气候变化问题,请先关掉暖气,这样我们大家才平等。我想这个要求不过分。看来,要讨论气候变化问题,我们之间要有更多的理解。

  关于美国对台军售问题,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就在中美“八•一七”公报中承诺,美方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的水平,美方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再看看现在,美国一方面称中国为伙伴,另一方面却宣布向中国的台湾地区出售价值64亿美元的先进武器。这显然违背了国与国关系准则,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国政府和人民完全有理由对此感到强烈愤慨。美方不顾中方多次严正交涉,执意进行对台军售。中国政府和人民当然要采取行动,这是中国主权范围内的事情。

  我知道你实际想问的是一个国家是否感觉强大。中国认为,所有国家无论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平等的。不管是谁,在做决定前都应换位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我希望欧洲的朋友能够理解中方所采取的行动是完全合理的。任何有尊严的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反应。中方强烈敦促美国恪守“八•一七”公报的原则,停止对台军售。实际上,我们和台湾方面在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方面已取得很大进展,美国也表示支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我们敦促美方多做有利于推动这一良好势头的事,而不是相反。

  主持人:谢谢部长。我们只有时间再提一两个问题。下面请来自纽约东西方研究所的John Rose(音)先生提问。

  问题二:部长先生,我能不能问一个关于网络的问题?我知道这个问题颇有争议,但网络犯罪的数量正在不断增加,影响数字经济的发展,是我们共同面临的威胁。很多国家政府和企业都很关注这个问题。您能谈一谈对网络安全的看法吗?

  杨外长:现在我收看中国的新闻节目比西方媒体上的新闻要多。作为中国外长,我每天早上上班前要对新近发生的事情有准确全面的了解,要精打细算地用好每一分钟。我发现中国的广播和电视新闻更加准确可靠,看过这些新闻,我就可以确信已经了解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新闻。这不是说我不看西方媒体上的新闻,我还会继续看。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中国老百姓了解到的世界各地新闻恐怕比一些西方媒体还要全面,这是事实。他们可以像我这个外交部长一样轻而易举地获取各种信息。每年有几千万中国人出境经商、旅游,同时有几千万人入境。实际上,在巴黎埃菲尔铁塔脚下你就能听到不少人说中文。所以说,中国人民享有充足的信息。他们能出国并比较在国内外的见闻。当然,我们仍要向其他国家包括发达国家学习。但中国人民为自己国家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中国30年来脱贫的人口几乎相当于美国全国的人口。中国还向其他国家提供了大量援助。我认为,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最重要的事是建设基础设施。在这方面,中国将尽力提供帮助,我们希望发达国家也这么做。

  我不明白谷歌的事情为什么会成为一个事件。我们支持信息的自由分享,也支持言论自由。另一方面,每一个到中国或其他国家发展的公司都应该知道,各国社会制度不同,要尊重所在国的历史背景和文化传统。和其他国家政府一样,中国政府也对互联网依法实行管理,以维护国家利益。我希望,外国企业在中国拓展市场的过程中继续尊重中国的公众利益和文化传统。毫无疑问,中国坚决反对黑客行为。事实上,中国是受害者。我们将与国际社会合作应对这种攻击。这就是我对“谷歌事件”的看法。我还想说,我们欢迎跨国公司到中国来,这是改革开放30年来一贯的政策。已经在中国发展的外国公司基本都不后悔,行事明智的公司更不会后悔。

  主持人:非常感谢。下面请Jim Holden(音)提最后一个问题。

  问题三:部长先生,感谢您的讲话。您刚才部分回答了François的问题,说中国是自觉更强大了。最近引发中国强烈反应的不仅仅是美国对台军售这一件事。有确切报道称,中国正在大力抵制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在哥本哈根大会上中国还组织了“基础四国”,奥巴马总统不得不与之打交道,这也被认为是中国越来越强势的表现。从与欧洲、美国和印度的外交官和政治家的交流中我发现,他们都注意到了一个全新的、更强大的中国。总之,您是否担心这种新的强势态度会造成冲突而不是和谐?

  杨外长:我想首先谈谈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在会前,中国就阐明了其立场,印度、巴西、南非也都明确提出了各自的立场。我们都强调将在可持续发展框架内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贡献。但我要强调指出,中国与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交换了意见。此外,还和77国集团保持密切沟通。所以,不仅“基础四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观点相似,许多其他国家也对中国的努力表示赞赏。当然,这次会议并不完全尽如人意。所以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使墨西哥会议取得更加积极的成果。但是,哥本哈根会议也取得了一些成果,会议重申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主渠道地位,确认要坚持“巴厘路线图”框架下的双轨谈判。在长期目标、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自主控制温室气体排放行动等方面,会议也都取得了积极的成果。我们要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确保墨西哥会议取得更大成果。中国愿意继续做出自己的贡献。

  关于与美国的关系,我们将继续与美方交换看法。我们认为,一个稳定、健康、发展的中美关系对两国、对世界都是最有利的。

  关于伊朗问题。10天前我离开北京时,伊核问题并不是我此次出访的主要议题,但后来不少会见都涉及到了这个问题。我想重申,中国坚决支持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同时我们认为,在遵守国际原子能机构有关规定的基础上,伊朗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我们认为,外交途径是解决伊核问题的最好办法,最有利于维护海湾和中东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我们认为,伊朗并未对国际原子能机构关于德黑兰研究反应堆核燃料供应问题上的提议完全关上大门,同时六国与伊朗举行新一轮对话很重要。我们希望,在六国提议和伊朗一揽子方案的基础上,能够找到一个各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中国的观点很明确。为防止局势进一步复杂化,现在应该集中精力在磋商与对话上,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令人满意的解决问题的办法。

  很多国家把中国看作推动和平、稳定、发展的力量。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我们并不要求由这五分之一的人口说了算,但至少我们应有机会就国际事务表达看法。我们同其他国家一样,也想改进国际机制,确保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能从合作中受益。我们既提出自己的观点,也虚心听取别人的意见,这是我们的传统。同时我们真心希望,世界其它国家也能倾听来自中国的声音。说到平等和言论自由,这是理想社会的应有要求。不仅个人之间要平等,国家之间也要平等,国际关系要民主化。一个或少数几个国家绝不能主宰世界的未来。中国追求的不是集团政治,而是各国利益的共赢。这应成为我们共同的诉求。

  主持人:谢谢,部长先生。

推荐给朋友
  打印本稿